【行业资讯】中国制鞋业下一站在哪里?鞋业E

时间:2018-05-15



近年来,由于中国沿海地区成本逐渐上升,陆续有不少服装、鞋子等行业的企业转移到越南、印尼、柬埔寨、印度等亚洲其他国家。制鞋巨头宝成工业近几年来还在不断加大在越南的产能,2010年在越南的生产线为120条,2012年增加到156条,而在中国大陆的生产线在缩减中。JHD- ERP一站式解决方案领先厂商
 
曾经,“中国制造”是一张世界名片,但随着各项成本的上升,以及中国制造产业升级,以制鞋、纺织服装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开始内迁或外移,而外移则以越南、泰国、柬埔寨、老挝等东南亚国家为主。
 
但是,任何转移都不会是顺利的,首先是配套设施的完善程度,这包括软性及硬性的条件;其次则是政局、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从已经发生过的事件中,“中国制造”该往何处迁移,仍是一个涉及到相关行业领导人待解答的命题。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世界制造业在不断发展转移,尤其是对成本极其敏感的制鞋业,从未停止过区位转移。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先是从北美转移到中美和南美,从欧美转移到日本,随后转移到韩国和中国台湾,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转移到大陆东南沿海,同时,也有部分台企将部分生产线转移到印尼、越南等东南亚国家。
 
进入21世纪之后,由于全球最大的制鞋基地珠三角的制造成本快速攀升,一些在珠三角扎根多年的外资鞋企开始掀起新一轮往越南、印度、孟加拉等亚洲国家外移的热潮。也有一些内迁,出现“南鞋北上、东鞋西移”的壮观景象。
 
为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代工的运动鞋生产巨头宝成工业一边往安徽、江西、河南等中西部地区转移,一边往东南亚国家转移,近年来在越南、印尼的生产线逐年上升,而在珠三角的生产线在逐渐压缩。其中,2012年在中国大陆砍掉51条生产线,大幅度压缩珠三角地区的生产线。专业代工生产阿迪达斯运动鞋的台资企业万邦鞋业,1991年到广州设厂,之后工厂又搬迁到清远成立万国鞋业(清新)有限公司,随后于2006年在印度设立工厂。巴西国际贸易商派诺蒙已把东莞等地一半业务转移到四川、青岛等地,还在重庆投建了制鞋生产线。
 
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常务理事周世俭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曾用“无可奈何花落去”来形容制鞋业等劳动密集型贴牌生产产品的命运。他认为加工贸易现已完成其历史使命,初级加工注定要被淘汰。
 
周世俭谈到,世界产业转移不会停止,美国市场上的皮鞋,1976年每100双中有53双是在美国生产,而2006年只剩下1.5双,制鞋业基本“安乐死”。中国低端鞋业也难逃这一命运,世界制鞋格局正由高度集中在中国逐渐向东南亚等地区分流。
 
数据显示,从2003年到2013年,中国制鞋工人工资增长了约3.5倍,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累计升值超过30%,加上其他成本上涨,利润基本被蚕食。目前中国大陆东部沿海地区工人月薪大约是500美元,印尼大约300美元,而越南只有250美元左右。
 
根据亚洲鞋业协会调查的结果,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随着中国制造成本节节攀升,目前东南亚鞋业已抢走中国30%的订单。亚洲鞋业协会秘书长李鹏对此表示担忧,称假如海外订单转移加速的情况不引起注意,很可能沿海地区的大多数工厂在5~10年都将转移或关闭,这个从业人数高达1900多万人的鞋业将面临巨大冲击。
 
不过,外迁之路也并非平坦,一方面是制造业需要发挥产业集群的效应,生产配套的形成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另一方面是东南亚一些国家政局不稳、频频发生的罢工等事件也影响到产业转移。此外,东南亚一些国家人口相对较少,也承接不了大规模的产业转移。
 
作为中国最大女鞋制造商之一的华坚集团,曾在越南开过工厂,主要是为了应对贸易摩擦,然而,因当地制鞋配套不够完善、生产效率低以及工人罢工等多重因素影响,华坚在越南的工厂最终以关闭告终。而万邦在印度的工厂,刚起步几年,受印度当地生产配套不完善以及技术工人缺乏等因素影响,生产规模一下难以扩充,曾一度处于亏损状态。
 
东南亚国家工人频频罢工,给产业转移带来不少困扰。去年底,柬埔寨发生罢工,波及到多家鞋厂及制衣厂的正常生产,直至这些工厂答应从今年2月1日起,将工人的月薪从80美元涨至100美元之后,这场罢工才平息下来。
 
广州创信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振昌昨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谈到,虽然东南亚的劳动力比珠三角便宜,但投资风险较大,而且这些风险难以控制,不确定因素太多。他在1990年将工厂从台湾地区搬迁到广州,近年来受劳动力成本等困扰,有意转移部分产能,并曾到东南亚多次考察,却一直按兵不动,东南亚政局不稳以及工人频频罢工是让他对东南亚投资一直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他称,等东南亚及南亚多个国家这一轮大选结束,形势明朗后再做决定。相对的,他更倾向将制鞋业往粤西、粤东两翼转移。
 
李鹏谈到,相比东南亚,中国投资环境以及工人素质等更占上风,尽管国内个别工厂也曾出现过停工,但主要是公司自身内部管理问题引起,而非政治等外部因素,而且最终都得以解决,宝成工业旗下的东莞裕元鞋厂上月发生的停工事件是至今鞋业最大的一起,但很快得以妥善解决并恢复生产,而在东南亚一些国家投资的外商鞋企,很可能会因为一场罢工或一场政治而导致经营多年的工厂毁于一旦。从风险角度看,李鹏建议鞋企可往中国中西部转移,不少地区劳动力依然充足,而且劳动力成本并不比东南亚高,例如贵州,工人月薪为1500~1600元,与越南的劳动力成本不相上下。
 
珠三角订单未现明显回流
昨日,大约有4000名中国工人从越南撤回,乘坐客轮启程回国。目前,尽管越南形势暂时没有进一步恶化,从昨日起部分鞋厂也已开始复工,但依然有许多中国员工心有余悸而归心似箭,这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对服鞋等产业的影响较难消除。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台湾地区大部分制鞋企业往大陆转移,也有一部分往印尼、越南转移,这次的事件后,有两三家台资鞋企受到较大冲击,而为耐克、阿迪达斯等大品牌代工的大型工厂情况相对好些,受影响不大。”广州创信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振昌近段时间在台湾地区,近几天不断有朋友回来,相互间沟通一些信息。
 
吴振昌昨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事件是否会冲击到鞋产业往越南转移,接下来要看越南当局处理这件事的态度以及后续赔偿方案,这场风波的影响估计将会持续一段时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少从大陆派往越南工厂的骨干人员都急着想调回来,而大陆的鞋厂也已经没有适合他们的位置。
 
在这次事件中,台湾地区在当地设立的顺兴鞋厂、远东纺织、鞋美等厂皆传出遭到冲击。而为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代工的运动巨头宝成工业旗下裕元集团设在越南的厂房,虽然员工及厂区设备均未受损,但从安全角度出发,厂房一度停工。
 
天虹纺织(02678.HK)也受到冲击,该公司初步评估后发现财产受损状况轻微,仅波及不足2万个纱锭的机械控制板、若干废棉、部分窗户及电脑。天虹纺织在南越约有49万个纱锭,占集团全部纱线生产设施约26%。天虹纺织方面表示,由于受损状况轻微,该公司在越南设施可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运作。
 
近年来,由于中国沿海地区成本逐渐上升,陆续有不少服装、鞋子等行业的企业转移到越南、印尼、柬埔寨、印度等亚洲其他国家。
 
越南的人力成本约为中国沿海地区的二分之一,同时,厂房租金方面也只相当于国内的三分之一左右。越南最具吸引力的是其税收优惠,产品销往日韩以及印度等国则可实现“零关税”,还可以绕过直接对欧美等地出口所要面对的较高贸易门槛。而且东南亚地区的产业链日趋完善,例如,最初耐克公司在越南生产一双耐克鞋,约98%的原材料都需要进口,而目前需进口的原材料已降至约56%。
 
部分台湾地区制鞋企业从上世纪转移到越南之后,经过20多年的发展,逐渐在越南扎稳根,加上近年陆续从中国大陆转移过去的鞋企,推动越南制鞋业快速发展起来。目前,越南共有皮鞋生产企业400家,主要集中在胡志明市、平阳省、海防和河内等地,越南运动鞋和皮鞋产量以20%以上的速度快速增长。越南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2013年,越南出口的鞋子达20561亿双,同比增长9.5%;出口价值上升了15.2%,达84亿美元。
 
制鞋巨头宝成工业近几年来还在不断加大在越南的产能,2010年在越南的生产线为120条,2012年增加到156条,而在中国大陆的生产线在缩减中。
 
亚洲鞋业协会秘书长李鹏昨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产业转移是长期形成的趋势,不会因为某起突发事件而中断。从目前阶段看,台湾地区以及大陆鞋企的骨干大规模从越南撤离,对越南鞋厂的生产及管理多少有些影响,至于是否会影响到制鞋业从中国大陆往越南转移,这还有待观望。
 
珠三角多家制鞋企业昨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谈到,目前该事件并未引发订单回流珠三角。吴振昌称,由于耐克等品牌在越南工厂比较稳定,因此采购商并不急于将订单往其他地区转移,普遍处于观望中,该企业近几天来订单没有明显增长。
 
东莞华宏鞋业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郭小平也谈到,近日订单没有明显增加,该工厂对一个工人一天支出大约是130元,不可能承接从越南回流的廉价加工订单,只能朝附加值更高的鞋产品努力,珠三角人口红利基本丧失,逐渐不具备廉价贴牌产品的生产要素,而且从世界制鞋业多次产业转移形势看,也不可能出现逆流的情况。 
 

客户咨询

Online consulting

在线客服